主页 > 台灣面膜 >
缺少讽刺与幽默的小品已成鸡肋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4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说树大招风也罢,说枪打出头鸟也罢,尽管小品王赵本山强撑着康复不久的身体,再度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,也尽管《捐款》笑料不断,但这头春晚甫一落幕,那厢批评之声倒甚嚣尘上,更有甚者,直接将这个小品列入今年春晚最差的节目。列入最差,大抵折射出这么层意思,即观众想看到的小品不仅仅需要笑声,或者讲笑并不是观众对小品的唯一追求。

  其实,早年间的赵本山选择演小品,优势至少有两个。一是形象的底层化,这一点为他挣到不少便宜。无论是早些年的小品《相亲》,还是前几年的小品《三鞭子》,这个形象很深得人心;二是他的语言很具生活活力,东北农民的家常话,的确朴实。

  但是,随着赵本山上春晚的年份久了,其个人散发出的缺点,也更发明显。从小品的内涵来看,赵本山的作品已在慢慢走向没有讽刺、没有与现实生活联系多紧密的路线,就拿今年的《捐助》来说,讽刺功能没达到,倒是歧视的行为被网友群攻,而特意加的单身女人下跪、提名贵酒感谢等之举,与实际生活相去甚远。反观当年表演的《三鞭子》,因直击时弊,到现在还被人怀念。而从赵本山个人的外在表演来看,表演缺乏美感和真正的幽默,已让他的风格渐渐消失。老是穿一件旧衣,时不时的歪嘴,表演故意装疯卖傻,这身东北农民打扮,不能说没有特点,但一成不变甚至变本加厉,美感尽失。至于小品里的幽默,早已被一些为植入广告而硬塞的词汇弄得不伦不类。

  看到年年赵本山霸占小品王的位置,不禁追忆往日时光。早在赵本山称霸春晚舞台之前,小品王的称号非陈佩斯、朱时茂莫属。虽然《吃面条》、《主角和配角》、《拍电影》等小品,因舞台设备总体较为落后,有的台词甚至难以听清,但从二人的表演来看,观众对意思早就心领神会。当年马季以《宇宙牌香烟》,牛群以《领导冒号》,甚至赵本山也曾以《三鞭子》直击时弊,亦诙亦谐中道出了观众最想表达的心里话,哪怕笑料有所欠缺,往往也能激起观众的共鸣。直到今天,这些小品仍为观众津津乐道。有趣的是,这些小品鲜见凌利的批评质疑之声。

  有比较才有差别。同属小品,陈佩斯、朱时茂、马季、牛群们,不但有对公共场所不良习俗进行批评,更有对小人物自私心态的喜笑怒骂。恰好,这些正是近年来赵本山小品所丢失的灵魂。除此之外,这些人的外在表演风格更是幽默到家,哪怕他们淡出观众视线,仍在被大家留恋,而不像如今的赵本山一样,不是拿别人身体现状开玩笑,就是拿抖包袱,毫无真正艺术上的美感,难怪被网友选为最烂。

  今年,赵本山即便再度摘得小品王的桂冠,也很难说这不是矮子里拔将军。赵本山已在观众与央视眼里渐成为鸡肋,如再缺乏一针见血的讽刺,如再靠缺乏真正美感和幽默的风格继续,别说赵本山本人,甚至将影响整个小品艺术至死。透过小品王一个人的风光,看到的却是小品的日渐寂寞。